底部版权

洪洞大槐树寻根祭祖园有限公司  Copyright©  2017,  sxhtdhs.com.  All rights reserved

晋ICP备15050430号 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太原

底部二维码

关注我们

官方微信公众号

关注洪洞大槐树官方微信

或搜索“洪洞大槐树寻根祭祖园”

更多精彩等着你!

底部联系

传 真
0357-6658081

邮 箱
dhsbgs@163.com

地 址
山西省洪洞县古槐北路公园街002号

老家文化

>
>
>
根在祖槐——乡情系着槐裔心

根在祖槐——乡情系着槐裔心

分类:
文 章
来源:
2018/01/08 12:41
【摘要】
“鸟近黄昏皆绕树,人当岁暮定思乡。“当第一代迁徙者归根无望之时,面对故乡明月,他们谱不出“逐水曲”,唱不出“游牧歌”,脱口而出的是这首:“问我祖先来何处?山西洪洞大槐树。”悲歌可以当泣,远望可以当归。数百年来。这首古朴的民谣,蔚藉过多少古槐后裔的创伤,激动过多少古槐后裔的心房,唤起过多少古槐后裔的向望……  怀念是人类通有的情愫。怀恋故土,恶民却来得格外凝重。“思归如汾水,无日不悠悠。”自移民的第

  “鸟近黄昏皆绕树,人当岁暮定思乡。“当第一代迁徙者归根无望之时,面对故乡明月,他们谱不出“逐水曲”,唱不出“游牧歌”,脱口而出的是这首:“问我祖先来何处?山西洪洞大槐树。”悲歌可以当泣,远望可以当归。数百年来。这首古朴的民谣,蔚藉过多少古槐后裔的创伤,激动过多少古槐后裔的心房,唤起过多少古槐后裔的向望……

  怀念是人类通有的情愫。怀恋故土,恶民却来得格外凝重。“思归如汾水,无日不悠悠。”自移民的第一天起,移民及其后裔对故乡的思恋,就一刻也没停止过。你看:起程的命令己经发出,不忍离去的人们,面对官兵的鞭催捧喝,一时手足无措,有人折下一枝槐枝,人们纷纷折下槐枝……带走一枝槐枝吧,在这诀别的时侯,它是故乡的信物,它是古大槐树的象征,对家乡的情感,对亲人的留恋,都倾注在它的身上……。为了思念故土,为了时刻铭记家乡,人们便在新居栽下槐树,在他身上寄托浓浓的乡情。在我国北方,特别是冀、鲁、豫、秦诸省,至今仍有着一个传统习惯,就是人们把槐树视作一种吉祥树,把它植在庭院,代表故乡的象征,寄托对祖先的思念。特别是那些古老的槐树,更被视为“神树”,把它供奉起来,求它保佑安康。唐代刘禹锡在《杨柳枝词九首》中写道:“长安陌上无穷树,唯有垂杨管别离”

  树犹如此,何况人乎?

  “君自故乡来,应知故乡事”。清末,洪洞贾村人景大启、刘子林、贺柏寿分别在山东曹州、长山等地任官吏,官游燕、赵、齐、豫诸省,所到之处上至官带领,下至平民,当得知他们是洪洞人时,便让梨推枣,斯抬斯敬,三茶六饭,洁樽款待,视之为“吾先世邦族也”。逮及问及故乡,询及古槐,更是亲切有加。足见古槐后裔思乡之初,爱乡之深,把故乡之人视为手足。古槐已是洪洞人游历四海的通行证!辛亥革命爆发后,赵城县人张煌率兵杀死山西巡抚陆钟琦,接着袁世凯派新巡抚张锡銮率三镇兵卢永祥部,进逼山西革命军。卢率军顺古官道南下,进军平阳。所到之处,烧杀掳掠,无所不为。尤以张煌故里赵城受害最甚。兵人洪洞,卢仍下令,“半天不点名”,因洪赵二县时分时合可视为一县,暗示士兵仍可姿意抢掠。然军中士卒来到洪洞大槐树处都驻足不前,纷纷下马罗拜,原来卢军士卒多为冀、鲁、豫籍,相互传言,洪洞乃吾祖籍,再施胡为,愧对祖宗……。是乡土唤醒了他们那残缺的良知!是古槐荫庇了洪邑的芸芸众生!

  故土如同胎记,深嵌在国人的肌肤上。故里与游子,犹如山与川,星转斗移,永难分离,正因为如此,当洪邑人景大启、刘子诸君念及家乡古槐啮于河,广济寺也倾圮就尽,每有过客抚景流连,不胜故乡之感,倡议筹资修建古槐遗址时,“同类相从,同声相应”,山东曹州、长山等地的古槐后裔便纷纷解囊,很快便捐足数百纹银,于是便有了供人凭吊的“古大槐树处”碑亭一座,也有了供游子品茗怀乡的茶室三间。资虽不丰,古槐后裔报本溯源之情,则山川可鉴!

  “春去秋复来,相思几时歇。”多少年来,遍及全国,根系祖槐的莘莘游子,情系槐乡,故土难忘,他们遥望晋天,临风怀想者有之;迢迢远归,虔诚谒拜者有之;挥笔抒怀,缅怀先祖者有之;寻根问祖 ,认宗续谱者有之;问君足指,共叙桑梓者有之;慷慨解囊,报本溯源者有之……特别是当社会顺乎历史走向,步人正常轨道时,囚禁多年的祖槐情愫得以尽释,一股寻根问祖的热浪扑面而来,尊祖敬宗之海内外古槐后裔纷至沓来,络绎不绝。他们从河南来的,有从山东来的,有从河北来的,有从北京来的,有从陕西、安徽、江苏、湖北、甘肃来的,有旅居海外的游子,有香港、澳门同胞,有海峡两岸的台湾同胞。他们怀着对先祖的敬仰,对祖先故土的眷恋,瞻仰古大槐树的雄资,寻觅老鹳窝的踪迹,验证脚趾复形的特征,笑说“解手”和“背手”的来历。在寻根祭祖长长的队列里‘作家李存葆的名字格外响亮,他的那篇著名散文《祖槐》曾震撼过多少古槐后裔的心……江泽民主席1993年曾莅临古槐公园,他的家乡扬州,明初劫后余生者,史载仅存18户……

  “惟桑与梓,必恭敬之”。洪洞县人民政府顺乎亿万古槐后裔之意愿,从1991年起,举办了一年一届的“洪洞大槐树寻根祭祖节”。从4月1日至10日,每届10天,主祭日为我国传统的清明节。

  每当斯时,洪洞城里披红挂彩,阖城祝颂,童稚折柳,翁姬献芹,笙乐暄天,锣鼓威风。耐人寻味的是,1991年首届“寻根祭祖”,就出现了奇迹。节日的前一天晚上,一种当地从未有过,连名字也叫不上的小鸟,成千上万的从天而降。先飞往县委大院,最后落栖到“寻根祭祖园”。之后的每天早上在“祭祖园”槐树枝头盘旋鸣唱,甚力壮观。早上九点钟后又悄然飞走,不知去向,下午五、六点钟重又飞回,盘旋鸣唱两三个小时后,又安静地栖息在祭祖园的槐树枝头。10年来,每年如此,从无间断。这种鸟通体灰黑,比麻雀略大,来时鸣声响亮,啾啾欢啼,去时叫声凄婉,哀鸣而去。洪洞人叫它们“吉样鸟”“思乡鸟”说是“移民灵魂化作鸟儿回家看望”。吉祥的思乡鸟儿为寻根祭祖节增添了神秘而壮丽的景观……。

  最动人心弦的是每年的清明节主祭日,在肃穆的气氛里,数以亿计的槐裔们款款走到大槐树祭祖园,次第谒拜祭祖堂。从普通员司到各业大王,从富商巨子到翰苑名流,在各自的姓氏牌位前无不俯身屈膝,叩首展拜,拳拳赤子之心,殷殷恋乡之情,动人心魄,感人肺腑。故乡愈远而情丝愈长,故乡对漂泊海外的游子来说,更是一部用怀恋和崇敬谱写的常忆常新的朦胧诗卷。自祭祖节举办以来,每有白发苍苍的海外槐裔携子领孙,跪拜于祭祖堂老泪纵横……,1998年由台湾“海峡两岸文化交流协会”组织的“三晋文化演习营”也曾叩拜于大槐树祭祖园,抚物睹景,留恋忘返。此刻,置身槐园的台湾同胞,一定会深深体味“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”的古训,决不容任何人萁豆相煎……来吧,撒一泓泪水,拜一拜祖宗;饮一口源水,沁一沁肺腑!根在祖槐,我们同种同宗,面对未来,我们怎肯愧对祖宗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