底部版权

洪洞大槐树寻根祭祖园有限公司  Copyright©  2017,  sxhtdhs.com.  All rights reserved

晋ICP备15050430号 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太原

底部二维码

关注我们

官方微信公众号

关注洪洞大槐树官方微信

或搜索“洪洞大槐树寻根祭祖园”

更多精彩等着你!

底部联系

传 真
0357-6658081

邮 箱
dhsbgs@163.com

地 址
山西省洪洞县古槐北路公园街002号

老家文化

>
>
>
再游大槐树有感

再游大槐树有感

分类:
文 章
来源:
2018/01/08 12:42
【摘要】
再游大槐树,是在前年,那是二零一零年的入夏时节,当时我刚刚从曲阜回家。这个时候的大槐树,扩建也有几个年头了,旧貌换新颜,祭祖园内的一切,让我这个姗姗来的人迟既感陌生,又倍感新奇。沐浴着夏日清晨的阳光,在这偌大的院子内畅游,倒也不失情趣。壮观的根门,别样的影壁,小湖睡莲,僧侣寺庙,农舍麦场,各类新景观林林总总,让人应接不暇。许是初游的缘故吧,走了大半个园子,一路走马观花,竟也有些犯迷糊了,不知道这里

再游大槐树,是在前年,那是二零一零年的入夏时节,当时我刚刚从曲阜回家。

这个时候的大槐树,扩建也有几个年头了,旧貌换新颜,祭祖园内的一切,让我这个姗姗来的人迟既感陌生,又倍感新奇。

沐浴着夏日清晨的阳光,在这偌大的院子内畅游,倒也不失情趣。

壮观的根门,别样的影壁,小湖睡莲,僧侣寺庙,农舍麦场,各类新景观林林总总,让人应接不暇。

许是初游的缘故吧,走了大半个园子,一路走马观花,竟也有些犯迷糊了,不知道这里祭拜的究竟是移民先祖,还是那满天神佛呢!

天地人三皇,女娲氏,与洪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将他们供奉在这祭祖园内,倒是无可厚非,只是那和尚庙,就有些颇感突兀了。

我甚至对此嗤之以鼻,祭祖便是祭祖,又何必将这些神佛从寺庙中搬过来,放在这祭拜祖先的地方,凭空让他们夺了先祖们的香火。

那厅堂殿宇,小桥流水,农家风情,虽是极好的景观,但是却不是我想要的,因为我嗅不到一丝足以让我归依的气息。

忘不了第一次来大槐树的情景,当是的我,还只是个年少轻狂的少年,而这大槐树也还没有扩建,面积不是很大。

葱郁的树木,有了年份的建筑,以林立的石碑,身处于其中,与同学齐唱那首《大槐树》,不知为何,突然有种全身发麻,心中火热的感觉。

因为年少的缘故,我说不清楚为何会生出这种感觉来,以至于在那以后的许多年里,我都始终无法释怀。

直到很多年以后,当我游孔府孔庙时,才隐约明白了当年那种奇怪感觉的由来。

古老的苍松,百年的石刻,略有破旧的屋宇厅堂,岁月在它们身上镌刻下了古的痕迹,同时也将圣人文化印在了其中。

当置身于这古老建筑群中时,用心去体会,你能够感觉到的,不是那些建筑的恢弘,苍松的不凡,而是传承不息的圣人文化气息。

当我的心灵,在这陌生的祭祖园里,寻找那一寸可以让我重归的故土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将我从迷茫中惊醒。

“问我祖先在何处,山西洪洞大槐树……”

循声而去,远远的看到一棵大的出奇的槐树,就在这人造槐树下,聚集了一群身穿古代服侍的男女老少。

在这之后的半个小时里,我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浑噩的状态,似乎我的灵魂穿越了时空,回到了那个久远的年代里。

古老的土地上,苍劲有力的大槐树屹立着,她的枝叶拼命的向着远方舒展,似乎要将整个洪洞完全拢入她的怀抱中。

大槐树下,跪满了人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他们拉着彼此的手,忍不住失声痛哭,这亲人离别的情景,甚至于连树上的那些老鹳都为之落泪。

在大槐树的不远处,立着一座寺庙,青砖古石铺砌,苍松古树环抱,那香炉前,也有许多人一边痛哭,一边膜拜祷告。

锣声响起,在那些凶神恶煞的衙役呼喝踢打下,槐树下的人含泪上路,他们折下大槐树上的枝叶,存放在自己的胸口上,随后向着远方而去。

明知道这只是一幕戏剧,但是我却久久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,只觉得自己浑身战栗,全身都在发麻,心神也是起伏不定。

我默默的离开了演出的地方,当走到远处时,忍不住回过头去朝着那座簇新的寺庙望了一眼。

或许在我的心里,本来就存在着这样一座寺庙的,只是这座寺庙,没青砖古石铺砌,没有苍松古树环抱,少了那份岁月的痕迹。

但即便是千百年过去了,曾经的寺庙早就湮灭在了岁月的尘埃中,新的寺庙拔地而起,但是那离别时的祷告声却依旧在这片天空中回荡着。

‘佑我父母兄弟一生康泰,愿我死后,化作那思乡鸟,飞跃崇山峻岭,再回到这大槐树下。’

再次来到大槐树下,望着上面挂着的那一个个姓氏,我忍不住在心里哼唱起那首《大槐树》来。

“问我祖先在何处,山西洪洞大槐树……”

或许在六百年前,当游子离开这里的那一刻起,大槐树已经不再是一棵树,而是变成了一个心理的羁绊,一种古槐文化的传承,一座移民精神的图腾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在经历了六百年的岁月消磨下,移民后裔对于根祖的那种思念,始终都挥之不去。

沿着原路往回走,望着沿路的那些全新的建筑,我的心中徘徊着这样的一个想法,我们需要修缮的,不单单是这些建筑,更是那种传承久远的根祖文化。